提示:请记住全本小说网最新网址:tzjunho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全本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犯罪心理穿越古代

钱宇杰3969万字4628人读过连载

《女主犯罪心理穿越古代》弗而达默默地于了分钟活儿以后,便K为什么他现在对师这样俯首帖耳。问这句话的口气是情的和迫切的,但K正在想弗丽达当的诺言,她本来答要保护他,不让教支配他和侮辱他,是结果她并没有做,因此,他只是简地回答说,他既然了一个看门人,他得于看门人的工作接着他们默默无语,后来还是这短短交谈引起了K的注,原来弗丽达一直埋头想心事--特别是在他跟汉斯谈话整个过程中,--他便一面直率地问她什么不乐意的事,面把门外的木柴搬屋子里来。她慢慢把目光转到K的身,回答说,她也说上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只是在想那个客老板娘和她说的那多很有道理的话。K逼问之下,她踌了几次才说下去,是她没有停止工作起头来看--并不是她专心工作,因为作并没有进展,只借此可以不必望着讲话罢了。于是她诉他说,在他跟汉谈话的时候,开头原是静静地听着的可是接着她就给他的某几句话吓住了于是开始搞清楚他些话的意思,从那后她就不断地从他话里证实了老板娘度给她提出的警告而这种警告她本来一直不相信的。K了这种吞吞吐吐的已经生气了,再听她那副哭鼻子抹眼的抱怨声调,非但有感动,反而更冒了--最气人的是因为老板娘又插手到的事务中来了,尽只是一种回忆,而今为止就她本人来也没有赢得什么胜,--他便把怀里抱着的木柴猛地往地一扔,在木柴上面了下来,用严肃的气要求她把全部事都说出来。"不止一次,"弗丽达又开始说道,"是的,打从开头起,老板娘就掇我怀疑你,她倒是说你撒谎骗人,反,她说你坦率得孩子,可是你的个跟我们截然不同,说,甚至在你说得坦白的时候,我们是很难相信你;要我们不听取人家的告,我们就得通过痛的经验才能学会样相信你。甚至像这么一个见过世面人,也几乎上了你当。可是她在桥头栈跟你作了最后一谈话以后--我只是重复她的原话,--她才清醒过来,看了你的阴谋诡计,说,从此以后,不你怎样竭力想把你本意掩盖起来,你骗不过她了。但是并没有掩盖什么,一点她是一再声明,后来她接着说:后但凡碰到第一个利机会,就得试着细地听他说些什么不要泛泛地听,而要仔细又仔细地听她说的就是这些,到我本人,她说是自己告诉她的:你上了我--她用的就是这样的字眼,--只是因为你正巧碰了我,因为我没有正拒绝你,因为你全错误地以为酒吧的女招待原是任何人可以随意伸手猎的对象。老板娘还赫伦霍夫旅馆里打到,那天晚上你出某种原因要在那儿夜,这样,也只有过我才能达到目的否则你就没有别的法。这一切就使你一夜之间变成了我情人,然而要使这下成为更严肃的事却还需要一些别的么。这就是克拉姆老板娘没说她知道要从克拉姆那儿得什么,她只是一再你在认识我以前就心想接近克拉姆,识以后也同样如此所不同的只是在认我以前,你没有一希望,而现在你既妥又迅速地在我身取得了接近克拉姆可靠手段,连你自也处于有利的地位。今天你说你在认我以前,好像在五雾中瞎闯,我听了话多么吃惊--不过这还是没有充分根的表面上的吃惊而。这些话简直跟老娘说的完全一样,也说你只是在认识以后,才认清了你目标。这是因为你为你从我的身上获了克拉姆的情妇,就拥有了一个只有高昂代价才能赎取人质了。你的奋斗标就是用这个人质跟克拉姆打交道。你的眼睛里,我是足轻重的东西,而笔代价却是你的一。所以,凡是与我关的,你都准备作任何让步,而对这代价,却寸步不让所以,我失去了赫霍夫旅馆的职业,你来说是一件无所的事情,我离开桥客栈也无所谓,我这个学校里于着这繁重的活儿,在你来,同样也是无所的事。你对我没有点温存,连跟我在起的时间也几乎没,你把我交给两个手,你从来也没有过妒忌的念头,在看来,我惟一的价就是我一度是克拉的情妇,你在无意拼命教我别忘记克姆,这样,一旦决的时刻到来,我就法抗拒了;可是同你跟老板娘大吵大,你认为她是惟一把咱们两个分开的,这就是你要跟她翻的原因,这样你得跟我一起离开桥客栈了;但是就我说,不论发生什么情,我都是属于你,这一点你是毫不疑的。你把自己同拉姆的会见当作了桩买卖,一场现金易。你估计一切可性;假使你能达到的,你就准备什么于;如果克拉姆要,你就准备把我献他,如果他要你缠我,你就缠住我;果他要你扔掉我,也就会扔掉我,你己也准备好扮演一角色的;要是对你利的话,你会声明是爱我的,你会用调你的渺小来对抗的满不在乎,然后用你是他的后继者一事实去羞辱他,者随时准备把你听说过的我对他的爱的表白告诉他,央他重新跟我相好,然,须得按照你的件;假使得不到任答复,那你就于脆你K和妻子的名义去求他答复。老板最后还说,一旦你现你在每一件事情--在你的傲慢、你的希望、你对克拉和他同我的关系的法上--都打错了主意,那么,我的炼生活也就开始了,为到那个时候,我头一遭真正变成了非依靠不可的惟一产,然而已经证明一份毫无价值的资了,你当然也会视敝屣,因为你对我没有什么感情,只一种所有权的感情了。"杰里米亚已经走得快要看不见了K把他喊了回来。"杰里米亚,"他说,"我愿意跟你坦率地谈一谈;你也坦率地回答我一个问题。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主仆的关系了这不仅对你,而且对我来说,也一件值得庆贺的事;这样,咱们没有必要互相欺骗了。现在你亲看到我拿着这根藤条,这是为了付你的,我并不是因为怕你才走门,而是想给你一个措手不及,你的肩膀上抽上几下。可是你别气,这一切全都过去啦;假如官没有把你强加给我当我的仆人,是把你作为一个熟人介绍给我,么,咱们完全可能相处得很好,管你那副模样有时会使我感到不服。可是咱们现在还来得及补救去所损失的一切。""你是这样想的吗?"助手打着哈欠,疲倦地闭着眼睛问道,"我当然可以更详细地给你解释这件事,可我现在没时间,我得赶到弗丽达那儿去,可怜的孩子正在等着我,她还没开始工作,在我请求之下,旅馆板同意她再休息几个钟头--她倒是愿意马上投入工作,也许这样帮助她忘记过去,--我们想至少在这短短几小时内呆在一起。至你的建议,我当然没有理由要欺你,可我同样也没有理由要把我任何事情向你吐露、换句话说,的情况是跟你不同的。只要我还你保持着主仆关系,你在我的眼自然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可不是因为你的品德高尚,而是为我的职责需要这样,我应该做要求我做的任何事情,可是现在对我已经是无足轻重了。哪怕你这根藤条抽断了,也奈何不了我这只能使我想起我有过一个多么暴的主人,而不能使我因此对你生好感。""你这样给我讲话,"K说,"好像已经可以肯定,你今后再也不用怕我了。可是事实并是这样。从所有的迹象看来,你不能就此摆脱我,事情不会解决这样快……""有时甚至比这还要快呢,"杰里米亚插嘴说。"有时可能是这样,"K说,"但是这一回却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事实是样,至少你和我都拿不出任何白黑字的证据来。看来事情还刚刚头呢,我还没有运用我的力量来问这件事,可是我会过问的。假事情结果对你不利,你就会知道确实没有得到你的主人的欢心,么,现在折断这根藤条也许毕竟多余的呢。你拐走了弗丽达,你自以为了不起了,即使你对我已不再有丝毫敬意,可是就凭我对这个人的敬意,只要我对弗丽达几句话,就足够揭穿你用来欺骗丽达的谎言……我完全有把握。为只有谎言才能离间我和弗丽达""你这些威胁吓不倒我,"杰里米亚回答道,"你根本不需要我当你的助手,你甚至害怕我这个助,你对助手什么都怕,就因为你怕,你才打可怜的阿瑟的。""也许是吧,"K说,"但是否因此打得不够痛呢?用这种方法来表示怕你,也许我还能用好多次哩。旦我发现你不高兴干助手的工作尽管我怕你,把你留下来,就能一次给我最大的满足。而且,下我要尽可能留神你一个人来,没跟阿瑟一起来,那么,我就能对表示更多的关心。""你是不是认为,"杰里米亚问道,"我对这一切还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畏惧呢?""我确实这样想,"K说,"你有点儿害怕,这是肯定的,如果你聪明的话,你还会觉得非常害怕假使不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直回到弗丽达那儿去?告诉我,你不是爱上了她了,唔?""我爱她!"杰里米亚说。"她是一个聪明的好姑娘,是克拉姆以前的情妇不论在哪方面都是很值得尊敬的再说,她一直在恳求我把她从你手里救出来,我干吗不给她效劳?我这样做,更不损害你一根毫,你不是已经跟巴纳巴斯家那两该死的妞儿在一块儿寻欢作乐了?""现在我看得出你很害怕,"K说,"你已经吓得晕头转向了;你这会儿正竭力想用谎话蒙住我弗丽达所要求的就是要摆脱你们两个像肮脏的猪仔似的助手,因你们变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可不幸,我没有来得及完全实现她愿望,现在这就是我疏忽的结果"在这方面惟一令人惊的是,尽管希伐若的动可笑,不值得赞许但是至少在桥头客栈人们谈起他的时候,还是带着一定程度的敬,连琪莎都笼罩在种尊敬的气氛里。如说希伐若所担任的这小先生职位比K优越多,那是没有根据的因为这种优越性并不在。一个学校看门人于学校的其他成员来,是一个重要人物--对于像希伐若这么一助理人员来说,更是此,--是一个不能等闲视之的人物,如果种从职务的考虑不足阻止人们对他表示轻,那至少应该适当地以抚慰。K决定把这事情记在心里,而且还记得,由于进村第个晚上同他打过交道希伐若至今还欠了他笔债,这笔债并没有轻,因为从紧接着以几天所发生的事件来,证明希伐若接待他方式是有影响的。因决不能忘记,这一次待也许就决定了后来种事态的发展。由于伐若的缘故,K在到的第一个小时,当局毫无道理地把全部注力集中在他的身上了当时他在这个村子里完全是一个陌生人,有一个熟人,也没有个可以让他选择的容之处;他长途跋涉,得那么精疲力竭,躺他那只草包上,简直一筹莫展,只能听任方的摆布。一夜过后一切也许本来会来一截然不同的变化,事也可以静悄悄地进行用不着闹得满城风雨无论如何,不会有人道他的情况,也不会他有什么怀疑,至少朝一日会毫不犹豫地他当作一个迷途的流人来收容,他的左邻舍也许会承认他的手灵巧和诚实可靠而为传扬开去,他可能很就会在什么地方找到个类似仆役那样的食之处。当局自然就会现他来到了这里。但发生的情况却截然不:如今是中央局或者论是哪一个听电话的,为了他的缘故半夜更给希伐若--他在当地的名声可能并不怎好--的电话惊醒,虽然他在表面上问得很气,但是坚持着要马做出决定;另一种情是等到第二天,在办时间由K自己悄悄地拜访村长,用一个外流浪人的恰当名义向报告自己已经在一家面人家找到了安身的方,可能再过一天就开这儿,除非发生了大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他在村子里找到什么活儿,当然只干两天,因为他不打算这儿呆久。要是没有伐若的话,本来可能出现后一种情况。当自会作进一步的追查然而是按部就班地按一般办事常规处理,不受当事人的干扰,们最恨当事人缺乏耐。唔,这一切都不是的过错,这是希伐若过错,可希伐若是一城守的儿子,外表上做得很得体,所以事就只能落到K的头上了。造成这一切的又底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因呢?也许是那天琪的心情不好,因此搅希伐若整夜不睡,在上游荡,把一肚子的气都出在K的身上。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希伐若的态度,也有争辩说是K应该表示激的。它是造成目前种形势的惟一特效药K自己决不能,也决敢,而且官方也是不能容许造成目前这种势的,那就是说,从开始,用不着丝毫弄作假,他就发现自己官方当局面对面地碰了,完全可能那么逼地面对面地碰上了。过这仍然是一件值得疑的礼物,这样,K然可以不用说谎和施手腕了,可是也因此他处于几乎无法防御地位,在斗争中吃亏要不是他提醒自己,方当局同他自己之间实力相差那么悬殊,能施展的策略即使都展出来,也不能改变种情况而造成对自己利的局面,那他可能已灰心丧气了。可是只是他为了自我安慰作的回顾罢了,不管样,希伐着总还是欠了他的债,伤害了他因此,现在他可以找来帮忙。在采取非常小而又带有初步试探的行动方面,他是需帮助的,因为巴纳巴这次似乎又使他失望。直到傍晚,天色已经擦黑,才扫清了校园的小径,把积堆在两旁,敲得结结实实的这一天的工作总算干完了。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静寂无人校园门口。原来留下的那个手在几个钟头以前给他赶走,他在那个助手后面追了好一段路,但是那家伙在花园校舍之间的一个什么地方躲起来,找不到了,从这以后没有再露面。弗而达在屋子可能在动手洗衣服,或者仍在给琪莎的那只猫洗澡;琪把这个差使交托给弗丽达,是一种了不起的信任的表示其实,这是一件并不愉快而是额外的差使,K要不是看他们自己有种种弱点因而不不抓住一切机会赢得琪莎的感,他是决不会让她去干这的差使的。琪莎带着赞许的情看着他从阁楼上把孩子的澡盆拿下来,烧了热水,然小心翼翼地帮着把猫放进澡里去。于是她就真的把猫完交给弗丽达去照料了,因为伐若来了,他是K进村第一晚上就认识的熟人,他带了是尴尬(由于那天晚上所发的事情)又是盛气凌人(就是个债主似的)的神气向K了一下招呼,就同琪莎一起另一间教室里去了。他们两人这会儿还呆在那儿。K在头客栈时人家告诉过他,希若虽然是一个城守的儿子,是他在村子里已经住了有一时期,因为他爱上了琪莎,且凭着他同当局的关系,他自己搞到了一个小先生的职,他专门利用这个身分去听莎上课,不是跟孩子们一起在课椅上,便是干脆靠着琪的脚边坐在讲台旁。他的出也不再打扰什么人了,孩子早就安之若素了,这也许是为希伐若既不喜欢孩子,也懂得孩子的心理,除了代替莎上体育课以外,他很少跟们说话,他只是满足于跟琪共呼吸,沉醉在她的温暖和近之中为了弗丽达的缘故,K整天都没有上巴纳巴斯去打听消息;又为了免在弗丽达的面前接见巴巴斯,他一直在门外干儿,活儿干完以后,他是留在外边等巴纳巴斯但是巴纳巴斯没有来。在他惟一能够做的事就去拜访那两个姐妹,他消站在门口问几句话,不了一两分钟就可以马赶回来。于是他把铲子雪里一插,飞奔前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纳巴斯家的门口,砰的声就把门推开了,也没看清是谁在屋子里,就道:"巴纳巴斯还没有回来吗?"他问了这句话以后,才注意到奥尔珈不屋里,两位老人又是那毫无表情地坐在桌子最的一头,还不知道大门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悠悠地朝着门口转过头,K后来又注意到那个玛丽亚蒙着毯子睡在火旁边,她看到K突然出吓得跳了起来,一手按额头,竭力想让自己镇下来。假使奥尔珈在的,她也许早就马上回答,K也就可以回去了,是奥尔珈又偏偏不在,只得往阿玛丽亚跟前走一两步,向她伸出手去她默默地握了握他的手K请她劝两位受惊的老不用走过来了,她便说几句话劝阻了他们。K着便知道奥尔珈正在院里劈柴,阿玛丽亚因为极了--为什么缘故,她没有说--才躺下了不多一会儿,巴纳巴斯确实没有回来,但是准定马就可以回来了,因为他来不在城堡里过夜。K谢她告诉他这些消息,本来可以走了,但是阿丽亚问他是否愿意等一见见奥尔珈。可是她又他在白天已经跟奥尔珈过话了吧。他惊奇地回说没有这回事,于是他奥尔珈是不是有什么特重要的话要跟他说。阿丽亚似乎有一点生气的子,默默地噘起了嘴巴向他点了点头,显然是他告别的意思,然后重躺了下去。她一面躺着一面用眼睛盯着K,看他仍旧站在那儿,似乎得很奇怪。她的眼光是漠的、清澈的,也像往一样是固执的,她的目又从不正对着她所要看目标,总是带点儿苦闷神气对它微微地斜睇着虽然不大看得出来,可毫无疑问,决不是正视这显然不是因为她懦弱也不是因为困惑,也不因为心虚,而是出于一坚持不愿与人往来的强欲望,或许只有她自己人才懂得这种表情。K起来他还记得,进村第个晚上使他在这儿局促安的正是这副眼神,甚使他对全家人立刻产生恶印象的,可能也是由她的这副眼神,眼神本并不可厌,隐含着矜持正直的神色。"你』总是这样郁郁寡欢,阿玛丽,"K说,"是什么在折磨着你呢?你能告诉我了什么事儿吗?我从来有在乡村里见到过像你样一个姑娘。我也从来有这样惊讶过。你真的这个村子里的人吗?你在这个村子里生的吗?"阿玛丽亚点了点头,仿K只是问了最后那两个题,接着她说:"那么,你要等奥尔珈来吗?""我不懂你为什么老是问这个,我不能再等了,为我的未婚妻正在家里着我呢。"阿玛丽亚用一只胳膊肘撑着身子;她有听说过他们订婚这件。K告诉她弗丽达的名。阿玛丽亚也不知道这名字。她问K,奥尔珈否知道他们订了婚。K她是知道的,因为她看过他跟弗丽达在一起,且像这样的消息,是很就会传遍全村的。但是玛丽亚对他说,她敢担奥尔珈一定不知道这回,而且这可能会使她非伤心,因为她似乎爱上了。她没有直率地这么过,因为她非常矜持,是爱情这个东西自己总会不自觉地泄露出来的K认为阿玛丽亚准是搞了。阿玛丽亚微微一笑她这一笑虽然笑得那么郁,却使她忧郁的脸上现了光辉,于是沉默变了流畅的谈话,冷漠也成了亲热,还打开了一保藏到现在的嫉妒的秘,一个自然还可以重新藏起来的秘密,可是再无法完全隐藏了。阿玛亚说她确实没有搞错,甚至进一步肯定K也爱着奥尔珈,他几次上门访,表面上是为了要向纳巴斯打听传来的消息其他什么,实际上是想看奥尔珈。可是现在这切既然她阿玛丽亚都知了,他就用不着那样严地对待自己了,以后不经常来看看她们。这就她所要说的话。K摇了头,并且提醒她,他已是订了婚的人了。阿玛亚似乎并不怎样重视这婚约,她从K身上所得的最初印象决定了她对的看法,她认为K始终是一个单身汉,所以她问了一下K什么时候认那个姑娘的,因为他在个村子里呆了还只有几。K把那天晚上在赫伦夫旅馆的经过告诉了她她听了只短短地说了一,她本来就非常反对把带到赫伦霍夫旅馆去




最新章节:特种兵在都市全文

更新时间:2021-05-10

最新章节列表
隔壁的青铜女孩全文阅
农家有莲txt全文下载
乡野春床txt全文下载
夜不能寝全文阅读txt下载
辣妈v5全文免费阅读
末世求生录全文tnt下载
总裁的头号新宠全文
帝玄天全文txt下载
我娇妻十八岁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最美遇见你全文阅读txt下载
第2章 无敌狂少免费阅读全文
第3章 小说福气全文
第4章 汐梦谣全文阅读
第5章 乡野春潮全文无弹窗
第6章 老婆的男人们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无赖兵王全文阅读免费
第8章 小村风流无删节全文阅读
第9章 乡村美妇全文免笑倾城
第10章 总裁深度索吻全文免费
第11章 独占星光全文阅读
第12章 万界剑神全文免费阅读
第13章 妃常闹腾全文阅读54
第14章 小说黑客石磊全文
第15章 异界龙神全文txt下载
第16章 吞噬永恒全文免费下载
第17章 流氓霸业免费全文阅读
第18章 乡村小农民txt下载全文
第19章 我的娇妻全文H
第20章 江南名探全文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961章节
网游动漫相关阅读More+

女主叫冷念念

宁怡菲

女主叫七七是重生的

宫鹭鹭

女主古穿今胎穿宠文

喻晨攀

女主是城里男主农村

黄域尧

女主很有心机的快穿

贺颜妍

女主人公叫倾城的小说

丁开有